瀏覽次數:3

我們夫妻倆驚恐地看著地上這攤不知道是不是羊水的透明液體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「這是羊水還是我尿失禁呀?」我問。
「矮額!還在流,有血、還有一些血塊和黏黏稠稠的東西。」怕血的老公驚恐的說。
此時,護理師已急忙衝過來,看到眼前這畫面,立刻嚴肅的喝斥:「破水了,你不能下床,快躺回床上!」。
「可是我還沒尿尿耶」我說。
「請你馬上回床上躺好,破水之後會有感染風險,你想尿的話我們都會幫你導尿。」護理師語氣更兇了。

爬回床上後,護理師再度幫我內診,開了3cm,說第一天的催生的進度還算正常。

我的世界只剩下一張床

平躺之後,繼續聽著侏儸紀公園和動物星球頻道的配音,看著手錶上的時間,一路從半夜兩點到早上七點,我都沒有辦法睡著,最後來到了隔天早上八點,對面待產的夫妻好不容易睡醒,配樂奏停我才如同昏迷般沉沉睡去。

被宣告不能下床後,我的活動範圍被限制在這半坪大的病床上,吃喝拉睡都只能在這解決,因為平躺的關係,渴了只能請老公倒水到我嘴裡(或用吸管吸),餓了就半坐臥在床上吃飯,尿意及排便因為減痛藥劑已經麻痺到無法覺察,護理師每4-6小時會來幫我導尿一次,至於大號,當然就免了。

隨著活動範圍的縮減,能夠變換的姿勢受限,我的下肢與下體出現很嚴重的水腫(你沒看錯,下體也會水腫),加上沒有睡飽的精神壓力,我的厭世指數越來越高,只想趕快生完,逃離這裡。

今天會生喔

時間到了催生第二天中午,主治醫師來看我,看到醫師讓我有種安心的感覺,他幫我內診後,笑咪咪地跟我說:「開了7cm,今天會生喔!」

可喜可賀,真是太開心了!除了今天可以看到小漢堡之外,我也可以逃離這半坪大的牢籠,晚上也不用在動物園裡睡覺,我即將重獲自由了。

接著,醫生幫我換了另外一種點滴式的催生藥,看到點滴上寫著Oxytocin(催產素),我想應該是要加強子宮收縮,讓產程可以持續進行,點滴滴了一個下午,我沒有感受到更強大的宮縮,反而覺得宮縮有減弱跡象,覺得很狐疑,但也沒有多問,藥物進入體內讓我有噁心想吐的感覺,整個人很不舒服。

生不出來

果然,不祥的預感成真,晚上醫生又來看了一次,告訴我:「還是7cm,而且胎頭沒有降下來,這樣今天生不出來喔!」說完一樣慈祥地笑著離開。

「什麼,今天不能生!」簡直晴天霹靂,我已經在這裡待了30幾個小時,臥床到全身痠痛、下半身嚴重水腫、頭昏、反胃…種種不舒服,你還要我在這裡繼續等下去、繼續在這個動物園睡一夜,天啊,這太可怕了,我不要啊!

老公晚上去買了勝博殿外帶豬排飯,試圖讓我吃個好料轉換心情,我卻難過的說:「我是不是每天都吃太爽,漢堡才想要一直待在子宮裡,不想出來。」豐盛的日式炸豬排定食擺在眼前,我卻因為心情沮喪加上反胃不適只吃了1/3。

時間到了第二天午夜12:00,護理師在我睡前幫我再次內診,她告訴我:「還是7cm,胎頭一樣降不下來」,醫生交代她把催生點滴的劑量再開大一點,看能不能加速產程,並且說這已經是最大劑量,不能再大,否則胎兒會有潛在危險,如果明早以前胎頭還是沒有降下來,醫師早上7:00已經先幫你安排剖腹,你從今晚12:00開始就先禁食,半夜我會再來幫你內診看有沒有進展。

護理師離去之後,我再也承受不住身體及心理的各種壓力,在病床上放聲大哭。

發表留言

avatar
  訂閱  
通知關於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