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次數:2

時間來到了7/19,也就是我們和醫生約好催生的日子,早晨六點半,我就興奮到再也睡不著,起床盥洗後幫自己拍了最後一張孕度紀錄照,接著又把陽台小漢堡的衣服收進家中,叫了麥當勞外送早餐來吃,想說生完要哺乳就不能吃亂吃,好好把握最後一餐。

幾個小時候我們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,說是床位已安排好,可以過去了,我好整以暇洗了個頭、沖了澡,稍微保養了一下,雖然生產不能化妝,但因為有交代老公,整個生產過程務必幫我詳實記錄,尤其是我把小漢堡生出來那一刻,一定要幫我拍美一點!

我老公還很肯定地說:「沒問題的,你是地表最美孕媽咪,絕對可以美美的生!」

催生開始

興奮歸興奮,但到了醫院的待產室,幽暗的環境,配上胎心音規律的砰砰聲,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速率也跟著飆升。護理師和我解釋了一些生產的流程和風險,簽了無數張通知書後,我脫去自己的洋裝,換上住院服,催生正式開始!

接下來的流程,就和我預先上網google的差不多了,護理師幫我剔除了部分的陰毛,也為我塞了灌腸藥劑,到了最後一關,在醫護人員面前坦蕩露出各種私密部位已經毫不尷尬,只是灌腸藥作用好強,才沒幾秒鐘的時間,就像是山洪爆發般忍無可忍,我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去廁所,待了將近20分鐘,才虛弱地走出來。

回到床上,繼續接受護理師內診,每個生過的人都說:「內診痛到想罵髒話!」,我自己是覺得雖不太舒服但勉強可以承受,反而是內診完塞入催生塞劑,讓我整個下體如火燒般疼痛,子宮也越來越痛,只能躺在床上休息無法說話,老公一手握住我的手幫我加油,另一手繼續滑手機和親友更新戰況。

世紀偉大發明減痛分娩

沒多久後,偉大的麻醉科醫師帶著偉大的減痛分娩來了,他請我把身體捲成蝦子狀,上了局部麻醉後,把一根硬針和一根軟管放我的脊椎裡(很多人都說放入硬針很痛,我個人覺得和一般打針差不多)。

總之,完成這步驟之後,不論是宮縮痛還是暴力內診,下半身幾乎都毫無感覺,只要一痛,都可以要求加藥,於是我開始追韓劇《婚詞離曲》、偶爾吃個零食,晚餐時老公還買特地買了我很愛吃的鵝肉和一堆菜,兩個人吃喝得很開心,我讚嘆:「原來打了無痛後生產可以如此愉快XD」

惡夢的開始

可能是減痛打得太過癮,我不到10點就有睡意,為了儲備隔天生產的體力,我決定早早入睡,沒想到,這一夜竟然成為我整個孕期睡眠品質最糟糕的一晚,對面床產婦與她老公竟然是打呼魔人,老婆的呼生像恐龍叫,老公的鼾聲則像豬啼,各種動物叫聲源源不絕於耳,讓人沒有一秒鐘可以休息。

平常睡不著至少還可以翻來覆去,但待產婦身上一堆點滴、管線、監測器,動作太大都會影響監測,幾乎只能平躺,於是我的頭開始越來越昏、肌肉越來越痠麻、心情越來越煩躁,終於,我受不了了,按鈴和護理師說我想下床解尿。
由於打了減痛的關係,下半身幾乎是無力的,需要等藥效過了才有辦法行走,老公攙扶疲累的我緩緩下床,當我的雙腳一接觸到地面,”涮”的一聲,一股暖流從雙腿中流出。

我大叫了一聲:「我破水了」。

 

發表留言

avatar
  訂閱  
通知關於
Scroll to Top